我是一个出生于辽宁的大陆移民。 和很多移民一样, 是先留学,后移民。 我在国内学习的是政治,留学是澳洲, 学的是IT和商业两个硕士, 虽然商业的硕士没有读完就登录了加拿大。

 

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和经验背景会对政治取向产生重要影响,譬如一个人做了很多年护士,就会更关切卫生和健康的议题。由于曾有国际贸易和startup 的经历,我更强调贸易和技术的重要性。

 

由于早年对西方历史和思想学习的缘故,我接纳民主与自由的理论。后来出国后接触和学习了好多中华传统文化的东西,最终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爱者和支持者,所以我倾向于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对接与融合。

 

竞选市议员对我来说不是去追求一项荣誉的职位,更多的是我的社会实践的一种表达。

 

在房屋危机的问题上,我厌倦了各级政府只是把房屋危机当作筹码,他们只是显示他们在“做事”,却看不出认真解决问题的态度。 所以我出来竞选, 向社会展示我的方案。

 

对于中华文化的问题上,我看到太多鹦鹉学舌式的对中华文化的厌恶和批判,对真正的中华文化的内容却不甚了了; 或者只是高举中华文化的大旗, 却与中华文化的真正精神相去甚远。

 

另一方面,对于反对中华文化的那些人,他们对民主自由的认识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意义,他们秉持的是拿来主义, 至于拿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并不真的关心,也无法理解。

 

这就造成了华人的现实的困境,一方面是来到海外的“无根”的困境,另一方面是无法融入的困境。

 

中西文化的融合是个大议题,这同时也是不容回避的政治议题。 不管是多元文化的议题也好,难民的议题也好,还是华人地位的提高的议题, 都绕不开这个基本的议题。

 

在街坊和私下,人们都称温哥华(Great Vancouver)是个养老的地方,是温村,可见列治文仍与移民想象中的那个理想城市有很大距离。列治文需要发展经济,需要更有活力,经济发展应该是列治文政治生活的主旋律。

 

正是基于这些背景和考虑, 我决定出来竞选。一方面是贡献我在人文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是表达一种不同的声音。希望这个声音能够给列治文带来更好的远景和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