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说”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基本上是中国文化的特点”, 这是典型的五四式的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抒怀。

 

在单一文化之下,人们一般不会对不了解的东西发表评论,但是在进行两种或多种文化进行比较的时候,人们则习惯于用新文化的眼光去看待旧文化,却忽视了自己对旧文化其实并不了解。既然不了解,那么各种奇谈怪论甚至情绪化的谩骂就不足为怪了。

 

这种非理性不仅集中在以胡适,陈独秀,鲁迅为代表的五四新青年的群体上,在改革开放后崇尚自由主义的这些人身上也表现得很明显。五四这些“先进青年”让中国错过了民主化,进而中国陷入了几十年的内战,期间还遭受了外族侵略;当代这些人则需要对当代中国的精神层面的崩溃负责任的,因为也正是这些人把东方与西方两种文化对立起来,进而去道德化。54虽然过去已经近一百年了,像bill 一样反传统的声音仍然振聋发聩。

 

这里涉及到一个基本的方法论的问题,那就是文化不是理论的,而是实践的。你很难用书本式研究的方式去了解一个文化。因为用理论的方式看待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中国人付出了太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