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西人的接触中,我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西人对中华文化的不了解。如果我和Adam Olsen 说垂帘听政,该如何措辞他才不会误解;如果我和mike de Jong 讲中庸中道和中观,是否他就能意识到他的free enterprise 有多大的问题;如果我和judy Darcy 讲佛教的karma,是否就能改变她的政策?

 

可能回答都是否定的。

 

虽然名为多元文化,但是中华文化在加拿大是被边缘化的。华人不投票也有文化上的原因,那就是与主流的文化缺少切合点,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之间缺少对话,同时华人对自己的文化缺少自信。华人的力量源泉是在自己的文化,提高华人的地位也只能靠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