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参政议政有一个默认的语境,就是参的是国外的政,而不是中国的政。另一方面,海外华人又是主要从中国而来,中国的政又是不能漠视的客观现实。

 

中国的政治思想的发展走过了与西方完全不同的路径。西方的体系有一个曲折的发展历程,中国的则最初一帆风顺,到了近现代则突然之间移来西方的体系,这种嫁接或者是水土不服,或者是拔苗助长,或者是失败夭折。中国目前的现状显示出这种嫁接是有严重问题的。

 

这种问题体现在中国的制度变革始终没有突破,所以对中国而言,制度性的议题是前沿课题,中国那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的兴趣始终停留在启蒙时代。

 

另一方面,西方政治思想已经经过启蒙时代,往前走了二百多年了,期间经历了数个独木桥式的丰碑式的人物,出现了不同于启蒙的现代思潮,譬如唯意志论,民族主义,存在主义,实用主义,性解放运动,这些思潮都对政治造成极大冲击,以至于到现在,LGBTQ和大麻合法化成为西方政治的前沿议题,这些必须参考启蒙时代之后的思潮才能理解。

 

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是极少谈论LGBTQ和大麻之类的议题的,由于政治环境所限,他们的思路仍被卡在启蒙时代。现在西方人都在反思西方的问题,都在试图从东方找到西方病患的药方,而中国人仍满脑子是启蒙,无视自己民族文化中的瑰宝,是极可惜的。对于海外的参政议政而言,避免国内的思想误区是必要的,要站在中国古人的肩膀上,同时也站在西方文化发展的肩膀上,华人才可能走在文明的前沿,华人的地位才可能真正提高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