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华人用文化(而不是血缘)来定义,是基于海外华人在政治上觉醒的特殊视角。

 

不同的视角看到的风景肯定不一样,就像站在西方看中国的民主与在中国观察西方的民主会有很大不同一样。

 

海外华人的优势在于:既可以站在中国看西方,也可以站在西方看中国,更可以站在西方看西方。

 

所以华人可以不会随波逐流,华人可以用传统文化来改造西方的自由民主,我认为这才是华人政治觉醒的真正意义。

 

如果只是基于血缘,那就成了种族主义,而种族主义是需要极力反对的。

 

如果用血缘来定义加拿大人,可能加拿大人根本就不存在。所以华人的政治觉醒一定是文化的, 而且一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