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人参政议政中有一个很有趣又很现实的问题:到底是控制房价是符合华人利益还是尽可能阻止控制房价更符合华人利益。

 

如果是要阻止控制房价,那么华人就该尽可能支持BC liberals NPA,并且尽可能打击NDP vision Vancouver

 

那些把房价和歧视联系到一起的,还有把房价和华人联系到一起的,都没有公布一个潜台词,那就是华人都是富人,而且都是巨富,并且这些巨富都对炒房有极大兴趣,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如果这不是事实,那么不管打房还是阻止打房,都与华人利益没有大的关联。

 

中国人自古就有义利之辩,在价值观上是一个重义轻利的民族。所以我认为华人参政议政更主要是一个文化诉求,是民族张力的一个体现,因此华人参政议政既不是种族主义,也不是”重商主义”。如果丢掉了文化的因子,那么华人参政议政就失去了灵魂;如果没有灵魂,这场运动还有意义吗?